菜单 Menu

IDealFac

IDeal类别

联系方式 Connect with us

Copyrights © 2014-2016 IDealFac.com

如今不足20亿美元的时代,在近百年里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好奇心小数据

如今不足20亿美元的时代,在近百年里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好奇心小数据

本周内,时代公司的出售竞标就要截止了。

非常戏剧化的一幕是,去年 11 月,这家公司还拒绝了来自 Bronfman 集团的收购请求,这是个由美国、俄罗斯、以色列富豪们组成的财团。但眨眼间它又开始考虑卖掉自己。去年 12 月,时代公司找了摩根斯坦利和美国银行两家投资银行作为财务顾问,寻找有兴趣收购其杂志资产或有兴趣合作的伙伴。此时的时代公司,市值 18.1 亿美元。

看起来是个出人意料的转折,但从这个杂志帝国发展的时间线上看,这是可以理解的事儿。

它作为美国出版业最繁荣时期的缩影,在成立以后的近 100 年里足以说明杂志这个传统媒体的角色起伏过程。

20 世纪史上最大的、同时也是最糟糕的收购案之一

1922 年,“时代之父”亨利卢斯建立与校友布莱顿哈登(Briton Hadden)共同创办了《时代》周刊,在当报刊杂志普遍“严肃正统”的语言风格中,《时代》以它兼具深度与娱乐性的周刊形式,很快就成为销路最广、影响最大的期刊之一。

1929 年哈登去世后,卢斯又逐渐建起几个杂志品牌——《财富》(1930年)、《生活》(1936年)、《体育画报》等——它们组成了时代出版公司,并且在 1960 年代中期成为全球最大的出版商。

1990 年 1 月,这个美国出版业最辉煌年代的代表和华纳传播公司合并,“时代华纳”诞生了,它是当时全球最大的传媒娱乐集团之一。

当时的时代华纳,堪称美国媒体集团融合的产物。在 1996 年收购特纳广播后,时代华纳又完成了一桩 20 世纪史上最大的收购案之一——

2000 年 1 月,网络明星公司美国在线(America Online)宣布以 1810 亿美元收购时代华纳,成立 AOL-时代华纳公司。杂志、电视、网络......所有形式的媒体都被整合到全球最大的媒体公司之中。

2001 年,新公司在“财富 500 强”的排名中从第 271 位迅速跃升至第 37 位。

但它同时也是史上最糟糕的并购案。

2000 年的股市崩盘让当年的网络泡沫迅速破灭, AOL 的线上广告业务也因此一落千丈,拨号上网的生意陆续被宽带上网的公司蚕食。

而内部话语权的斗争更是让这个大象集团损失惨重。合并第一年,这家公司就亏损 49 亿美元,第二年更创下 987 亿美元亏损的记录,相当于智利与越南的 GDP 之和。合并 2 年内,公司市值缩水 2000 亿美元。

跌落

最终,这个巨大的媒体融合体以分家宣告结束。2009 年,时代华纳将 AOL 业务剥离,接着又把时代华纳有线业务分离了出去。

下降的势头没有停歇的意思。在美国杂志业一片衰败景象中,此时面临挑战的是时代华纳的杂志业务。2014 年时代公司被拆分出去之前的 24 个季度中,杂志业务的收入有 22 个季度都在下降。

时代华纳内部要求把这块业务分拆出去,以免拖累整体。不久,时代在 2014 年 6 月 9 日独立上市了,成了个“孤儿”,美国的知名媒体人肯·道科特这样评论被分拆的时代公司。

时代华纳的董事长兼 CEO Jeff Bewkes 说,这次分拆将使时代华纳完全专注于电视和电影业务,时代公司则专注于其核心印刷业务。

被抛弃的时代公司曾经不可一世,但被剥离时却负债累累,分摊了时代华纳 13 亿美元的债务。这个数字是时代年盈利的三倍多。评级机构 Moody’s 因此给了时代公司一个负面的评级。

“几近被榨干油水的公司”,在拆分之后的一周内,时代公司旗下的《财富》杂志都做出了这样的描述,“虽算不上负债累累,但时代的确已在灵活性上不及新闻集团这样的对手,后者在去年分拆时不但没有债务,而且还到手 20 亿美元现金。”

像绝大部分报刊出版商一样,经历了广告与订阅量的滑坡,时代公司开始削减开支、关闭部门,让那些富有才华但同时也要求高薪水的记者离开。

杂志们开始共享资源,编辑们与商业部工作。去年,时代就换掉了旗下杂志 Real Simple 和 Instyle 的编辑们,全公司上下裁掉了大约 100 名员工。

更具象征意义的是,时代公司最近从那栋位于洛克菲勒中心的时代生活大厦 (Time&Life Building)搬到了曼哈顿下城一座毫无特色的摩天大楼。

“它不再是以前的样子了”,曾为时代公司工作的编辑 Daniel Okrent 说,“不幸的是它们有相同的名字,只是两者之间没什么关系。”

现任时代 CEO Rich Battista 从去年 9 月被委任振兴整个公司的任务,他迅速将《时代》、《人物》和《体育》杂志变成一个“多媒体”、“多功能”的公司:尽管印刷业务依旧占据着这个公司年收益 30 亿美元的三分之二,但时代公司的注意力早已分散到其他业务上了。在重影音娱乐的策略中,杂志业务被更轻量化处理了。整个公司的定位都开始松动,它开始提供一些付费服务给读者们,比如开设酒食俱乐部或是售卖宠物保险。

不过,不管 Battista 如何自信,也可能无法拯救这个日渐西沉的杂志帝国了。几十年来,这个曾经在美国乃至国际开启无数社会话题走向的杂志帝国,在当下显得无比挣扎。

分析师和前员工们都认为,前所未有的挑战和错失的机会让这家公司更加难以适应变动中的媒体环境。

尽管还时不时会引起一些声响,《时代》的封面故事偶尔也能吸引一些注意力(比如特朗普获得年度人物的那张人物特写),但显然,它以及它背后那个传媒巨头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题图来自: Henrik Lund, Christian Sinding, Gunnar Heiberg and Knut Hamsun,(1926)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

发表评论

请输入姓名.

请输入密码.

用户名密码错误.

请输入姓名.

请输入Email地址.

请输入密码.
密码长度不能少于6位.

关闭